清明•黄山(下)

彩云绚烂涌朝暾,捧出红轮当海门。
乍起乍沉光煜烁,九龙误作火珠吞。

这是清代诗人余鸿对黄山日出的记述。描绘了旭日初跃于天际之时似火珠般灼目的光彩,以及被它渲染出的漫天彩云。这想必是就在黄山云海之中的日出胜景了。

黄山多雾,全年平均有雾日256天,因此要想看到出云海而不染的日出是相当不易的。我们此行的运气还算不错,经过前天的细雨不绝、昨天的由雾转晴,到今早起来已经云雾尽散,只剩下一泓碧空。虽然没有机会感受到连绵起伏、波涛汹涌的云海,但却有幸能比余鸿观赏到更为纯净清丽的黄山日出。

早晨五点刚过,我们便起身洗漱。准备好厚重御寒的行装后,开始向丹霞峰进发。由于前一晚玩的太high,早上这时候能勉强爬起来看日出的就只剩下五个人了,而且还大多呈现出神似梦游的状态。在攀登丹霞峰的途中,我们碰到一行扛着相机下来的游人。看这情势,难道我们已经错过了日出?大家面面相觑后,不约而同的加紧步伐,谁也不愿就此放弃。到达山顶之后,我们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半个天空已经被照亮,但太阳爷爷似乎仍赖在地平线下蹭懒觉。

就在我们刚歇了口气,在人群中找好观赏的位置后,一轮殷红的幼日便恰是时候的破天而出了。由于大气层的折射效果,太阳在视野中的位置要比被它所照亮的天幕要低,因此看起来更加突兀耀眼。

随着日轮的缓缓爬升,逐渐贴近那一线以上被它映的通透亮泽的天空,太阳本身的颜色也由通红转为乳白,并渐渐失却其清晰的轮廓。

最后,当整个一轮旭日突破那天际一线时,它的光芒终于与天空融为一体。这时的天幕呈现出由白-黄-橙-紫自然过渡构成的扇状色谱,将世间万物尽皆笼罩在庄严肃穆之中,让人不觉心体澄清,杂念尽去。

携着对日出的无限眷念,我们踏上了由前山下山的路程。可能是身体和审美的双重疲累,这一路上的风景甚感乏味,除了松就是石,远不如第一天所历景致的可圈可点。直到我们抵达天都峰脚下,才终于对黄山前山的险峻有了感性的认识。

无论是谁,当你抬起头看到如此一条在直插云霄的峭壁上凿刻出的石阶时,心中都不免涌起敬畏之情。遥想当年在这绝壁之上开凿石阶的工匠,是何等的挑战与艰苦。当你咬咬牙,终于下定决心抛开顾虑,义无反顾的踏上这条漫漫石阶后,任何对此时心境的文字描绘都是苍白无力的。在你一步步接近巅峰,并最终站在了那“天都绝顶”的石碑之侧时,心中所充盈的豪情恐怕也只能通过放声大吼才能得到宣泄吧。

在豪情壮志得以充分挥洒后,就得开始考虑从这天都绝顶下去的路程了。毫不夸张的讲,这一路在颤抖中迤逦而下的感觉,绝对会让你迅速忘掉登顶天都峰所带来的兴奋和成就感,直让你恨不得纵身一跳了之。整个这一路下山的心情就被埋葬在这样一种挫折与气馁的情绪之中,久久无法排遣……

黄山之行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我才终于在拖沓中完成了这篇黄山游记。自从习惯了twitter的随意与无束之后,现在是越来越懒得用文字来堆砌blog了。是不是也需要调整一下风格,让blog多一点twitter,也让twitter更blog一些呢?

《清明•黄山(下)》有6个想法

  1. 很棒的日出。那个扁状的光芒也拍得不错。

    Oasis要是有个单反,还不知道要拍出多漂亮的照片呢。

  2. 在塞班论坛上从认识FonterRouter到认识oasisfeng
    偶然点进这个博客逛了逛
    才发现其实你的文采根本不输你的FonterRouter。。
    再次感谢你给我们这个后来者带来FonterRout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