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惟仁《想念》——赠吾友Samuel

前些天,一个好友向我推荐了一首袁惟仁的《想念》,说这首歌有点痞子蔡小说的味道。

歌曲,痞子蔡小说的味道?这个通感还真有点深奥…… 我不禁想起痞子蔡在《亦恕与柯雪》中一句经典的话:厉害的画家,画风时,会让人感觉一股被风吹过的凉意;画雨时,会让人觉得好像淋了雨,全身湿答答的;而画闪电时,会让人瞬间全身发麻,好像被电到一样。如果歌曲也能透出痞子蔡小说的味道,那是不是听过之后也能让你心中有一种浓浓的,化不开的忧伤或是充盈着爱的温暖和幸福呢?

借这首歌,送给远在异国他乡的挚友Samuel。




《想念》
袁惟仁 & 黄淑惠

我在异乡的夜半醒来
看着完全陌生的窗外
没有一盏熟悉的灯可以打开
愿来习惯是那么难改

我在异乡的街道徘徊
听着完全陌生的对白
当初那么多的勇气让我离开
我却连时差都调不回来

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
当我思念时你正入眠
戴的手表是你的时间
回想着你疼爱我的脸

我的夜晚是你的白天
当你醒时我梦里相见
只为了和你再见一面
我会不分昼夜的想念
我会不分昼夜的想念
我会不分昼夜的想念
我会不分昼夜的想念

《袁惟仁《想念》——赠吾友Samuel》有3个想法

  1.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心总有些轻狂
    如今你四海为家
    ——许巍《曾经的你》

    还清晰记得在alpha楼顶跟扬扬通电话,跟13、ada在泰国餐厅展望将来的日子,又是如何留恋又毅然的走出的这一步。还清晰记得深圳那彷徨又焦虑的一年。停下来,回头看看,两年,居然这么得快。
    谢谢ada,永远的支持,不离不弃的守候。
    谢谢oasis,最艰难的时候,有你的鼓励。

    漂泊的又何止于我呢,你找到想要的生活了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