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社会学、神学——意识与命运的含义

(现代)物理学研究微观尺度,社会学研究我们可以直接感知到的尺度,它们和神学有什么联系呢?

神学的研究对象——『神』,在传统科学界看来,是一个被人类按照自己的懵懂认知所『虚构』出来的超凡角色。无论哪一种『神』,都有着共通的特点:拥有主宰万物的力量,可以感知到信徒的诉求,能在某些时候展示『神迹』。但对于『神』的存在性,一直以来难以达成共识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始终无法以可被广泛认知的形态直接感受到它的存在。从严谨的科学角度,『无法被感知』,并不妨碍我们探索和论证其存在性。牛顿,作为那个时代最严谨缜密的科学家之一,终其半生追寻神学,希望能证明上帝的存在,虽然不被世人所理解,但我们仍应尊重和理解他在神学上的科学态度。

那么假如存在『神』,为什么无法被我们广泛感知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不妨做一个更易于理解的类比。假如人类自身就是『神』,我们拥有什么样的主宰之力?可以感知到何种信众的诉求?又时常展示哪些『神迹』?看似让人瞠目的问题,其实不难回答,只要意识到我们的『信徒』在哪里。

当我们挤掉脸上的一个小痘痘时,你可曾意识到举手之间终结了多少细胞的生命?当我们因为蚊虫叮咬而伸手抓挠时,你可曾想象过有多少绝望之时向你祈祷的细胞因为你的『神迹』一现而获得拯救?没错,我们就是自己体内细胞所膜拜的那个『神』,拥有主宰其命运的力量,能随时感知他们的诉求,并在不经意间带给他们震撼的神迹。

那么,回到我们自己视角,人类所膜拜的『神』又是谁呢

同理,它显然并不是与我们在同一个(空间及时间)尺度的存在,兴许,它就是整个银河系。当我们仰望星空时,又怎知它不会正注视着我们?高速流星击毁一颗恒星,在银河系看来也许就像是白细胞在清理一个病变的组织。而在人类眼中完全由牛顿定律所左右的宇宙,又何尝不是那个在细胞眼中纯粹由牛顿定律所左右的人体呢?我们之所以很难观察到『神』的行为,极少见到神迹的展示,乃是因为人类有限的生命尺度在银河系的眼中,就像是我们体内一个眨眼间就已走完生命历程的细胞,能有幸见证神迹的概率,可能要以百年甚至千年来计了。

那么问题来了,牛顿定律的决定论(已知初始位置和速度的系统,其未来可被完全推演)让我们相信天体的运动是完全规律的,那么又如何解释人类的自我意识呢?到底是牛顿定律蒙蔽了我们对『神』的认知,还是说意识背后所谓的『自由意志』只是一个美好的谎言,命运其实早已注定?

意识

有一部电影叫做《黑客帝国》,它彻底颠覆了教科书传授给我的世界观;有一部科幻小说叫做《三体》,它重新开启了我自己的世界观探索之路。

《三体》里面所描绘的两个文明之间的战争,备战数个世纪,决战于转瞬间,残酷无情却不失客观。只因两个位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文明间的战争胜负,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类似的道理,两个不同尺度之间的意识,有着完全不同的认知能力和思维形态,低尺度的生命体压根无法理解高尺度的意识。就像人类可以轻松的研究清楚细胞的行为模式(而且我们从未认为那也可以算作『意识』),但却焉知彗星撞地球不是银河系的有意为之?

虽然大跨度的尺度超乎了人类的认知和理解能力,但由于尺度是连续的,我们可以运用归纳法从一系列逐渐超出或低于自身尺度的对象上大致推演出意识往高和低尺度发展的变化趋势。

从个体到一些人组成的『群体』,我们看到群体行为对个体意志的影响和抑制(比如路西法效应、人格面具);从群体到社会,我们看到了社会是如何决定人性的(比如人性与道德);从社会再到物种,我们看到了物种之间的竞争和共生现象(比如食物链与圈养法则、黑暗森林)。随着尺度的升高,越低尺度的组成部分,其个体意志越是无足轻重并受到压制,因为数量和尺度共同使得个体丧失了影响能力,只有服从于更高尺度的意志,才能获得生存的机会。

反过来,更高尺度的意识,或者说『自由意志』,却恰恰是由低尺度个体之间的微观扰动所形成的。正如人类的力量可以改变行星的命运,脑细胞的个体行为相互作用,也在左右你的意识,成为人类所自我认知的『自由意志』。因此,随着我们往更低尺度归纳,形成细胞意识的或许就是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所带来的扰动,这就足以让人类意识的『自由意志』不致被牛顿定律的决定论所责难了,

命运

在《黑客帝国》中,Smith讲过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台词:

There’s no escaping reason, no denying purpose, for as we both know, without purpose we would not exist. It is purpose that created us, purpose that connects us, purpose that pulls us, that guides us, that drives us; it is purpose that defines us, purpose that binds us.
凡事都有无法逃避的因由,无法抗拒的使命,我们都心知肚明,没有使命就没有我们的存在。是使命创造了我们,是使命维系着我们,是使命在牵引我们、指导我们、驱使我们;也是使命诠释着我们,纠结着我们。

当初我并未完全理解这段话,时至今日,才感受到这一席话背后深刻的含义。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被赋予了『使命(Purpose)』,就像是我们体内的细胞,虽然生而平等(皆由『干细胞』始),但却早已注定最终会生长为不同的器官和组织。使命虽然无法决定命运,但却在深刻的影响着命运,我们人生之中所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有背后的原因(no escaping reason)。顺应使命的召唤,将会遇到更少的阻力,有更大概率获得生存;而未能认清使命,或是抗拒使命,则往往会命运多舛。当然,也有『人定胜天』的个例,但它要么像癌细胞一样同化并扩散至整个银河系,摧毁自己的主宰者;要么成为一个幸运的变异,为高尺度的生命进化作出贡献。每个人都有作出选择的权利,但认清使命,才能让你的人生道路更加平坦。

如何识别自己的使命,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超常规的挑战。很不幸,并不是每个人的使命都是崇高的,高尺度生命的构成部分,很可能绝大多数都是平凡而短暂的,像神经或心肌细胞这样重要和长寿的只是极少数。很多人在经历沧桑之后才终于明白自己此生的意义,有些人在年轻时就认清并坚定的走上完成使命的道路,还有人终其一生都在与命运抗争,到临终都无法认清自己的使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它就像DNA一样,是使命的最初表达;每个人都有难以改变的环境,它就像胚囊,是使命的强烈暗示;每个人都在不断书写命运的『境遇』,它们就像特化细胞,是使命的阶段启示。发掘自己的天赋、认清所处的环境、理解自己的过往,才能不断贴近自己的使命,掌握自己的命运,达成自身与诸神的共赢。

《物理学、社会学、神学——意识与命运的含义》有4个想法

  1. 就是在微观层面上的变动并不会影响宏观上的表现么?把人类作为银河的“细胞”来理解…那样银河又是宇宙的“细胞”了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