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启示录

Twitter的成功,证明了挖掘已有产品间覆盖交叠的薄弱地带,面向用户需求作精确的定向设计,并不需要提供强大的功能,也能脱颖而出,创造一片蓝海。

蓝海是怎样发掘的

在Twitter这种微博客形式出现之前,博客(Blog)和即时消息群(IM.Group)是两种泾渭分明的在线交流形式。博客以博文为中心,辅以评论作为异步交流的空间;而即时消息群则强调实时性和直接交流。前者由于其过于中心化的倾向,弱化了交流的过程,而且过于依赖博文作者的写作意向;后者因其受众的相对固定性,难以充分满足个体的自我表达欲,同时也阻碍了更为广泛的交流,使得讨论主题不易凝聚。

如何才能兼顾博客“自我中心的表达”和即时消息群“及时广泛的交流氛围”,Twitter给出了答案。通过限制字数来有效降低博客的写作门槛并拓展其题材空间,鼓励更多的普通人群加入自我表达中来;另一方面,引入follow机制,吸收SNS的理念,增强了交互的广泛性和及时性。虽然最终的融合使得Twitter上的消息既没有博客看起来那么正式,也没有即时消息群那么及时和活跃,但却有效的弥补了两者的不足。满足用户最切实的需要是Twitter成功的关键。

简单和开放铸就成功

继续阅读Twitter启示录

袁惟仁《想念》——赠吾友Samuel

前些天,一个好友向我推荐了一首袁惟仁的《想念》,说这首歌有点痞子蔡小说的味道。

歌曲,痞子蔡小说的味道?这个通感还真有点深奥…… 我不禁想起痞子蔡在《亦恕与柯雪》中一句经典的话:厉害的画家,画风时,会让人感觉一股被风吹过的凉意;画雨时,会让人觉得好像淋了雨,全身湿答答的;而画闪电时,会让人瞬间全身发麻,好像被电到一样。如果歌曲也能透出痞子蔡小说的味道,那是不是听过之后也能让你心中有一种浓浓的,化不开的忧伤或是充盈着爱的温暖和幸福呢?

借这首歌,送给远在异国他乡的挚友Samuel。

继续阅读袁惟仁《想念》——赠吾友Samuel

放弃F200EXR,继续我的F31fd

今年二月份,当富士正式推出F200EXR后,我就开始按耐不住动了换机的念头。但当时F200EXR的介绍很大多停留在厂商宣传资料上,真正有价值的评测并不多,因此我决定等到dpreview.com的评测出炉后,再作决定。

目前手中这台F31fd是2007年元旦在香港DC Career入手的。当年的F31fd凭借其独特的高ISO、完备的手动档和超长使用时间轻松的征服了我,让我毫不犹豫的专程跑了一趟香港,只为拥它入怀。在陪伴我两年多的日子里,它伴随着我的足迹从珠三角的深圳、广州、香港、澳门,再辗转到长三角的上海、杭州、黄山、千岛湖,记录下了我在生活和旅游中的每一个细节。也正是通过它,我学会了数码摄影的基本方法和技巧,开始喜欢上了用照片书写生活。

继续阅读放弃F200EXR,继续我的F31fd

清明•黄山(下)

彩云绚烂涌朝暾,捧出红轮当海门。
乍起乍沉光煜烁,九龙误作火珠吞。

这是清代诗人余鸿对黄山日出的记述。描绘了旭日初跃于天际之时似火珠般灼目的光彩,以及被它渲染出的漫天彩云。这想必是就在黄山云海之中的日出胜景了。

黄山多雾,全年平均有雾日256天,因此要想看到出云海而不染的日出是相当不易的。我们此行的运气还算不错,经过前天的细雨不绝、昨天的由雾转晴,到今早起来已经云雾尽散,只剩下一泓碧空。虽然没有机会感受到连绵起伏、波涛汹涌的云海,但却有幸能比余鸿观赏到更为纯净清丽的黄山日出。

早晨五点刚过,我们便起身洗漱。准备好厚重御寒的行装后,开始向丹霞峰进发。由于前一晚玩的太high,早上这时候能勉强爬起来看日出的就只剩下五个人了,而且还大多呈现出神似梦游的状态。在攀登丹霞峰的途中,我们碰到一行扛着相机下来的游人。看这情势,难道我们已经错过了日出?大家面面相觑后,不约而同的加紧步伐,谁也不愿就此放弃。到达山顶之后,我们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半个天空已经被照亮,但太阳爷爷似乎仍赖在地平线下蹭懒觉。

就在我们刚歇了口气,在人群中找好观赏的位置后,一轮殷红的幼日便恰是时候的破天而出了。由于大气层的折射效果,太阳在视野中的位置要比被它所照亮的天幕要低,因此看起来更加突兀耀眼。

继续阅读清明•黄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