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社会学、神学——意识与命运的含义

(现代)物理学研究微观尺度,社会学研究我们可以直接感知到的尺度,它们和神学有什么联系呢?

神学的研究对象——『神』,在传统科学界看来,是一个被人类按照自己的懵懂认知所『虚构』出来的超凡角色。无论哪一种『神』,都有着共通的特点:拥有主宰万物的力量,可以感知到信徒的诉求,能在某些时候展示『神迹』。但对于『神』的存在性,一直以来难以达成共识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我们始终无法以可被广泛认知的形态直接感受到它的存在。从严谨的科学角度,『无法被感知』,并不妨碍我们探索和论证其存在性。牛顿,作为那个时代最严谨缜密的科学家之一,终其半生追寻神学,希望能证明上帝的存在,虽然不被世人所理解,但我们仍应尊重和理解他在神学上的科学态度。

那么假如存在『神』,为什么无法被我们广泛感知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不妨做一个更易于理解的类比。假如人类自身就是『神』,我们拥有什么样的主宰之力?可以感知到何种信众的诉求?又时常展示哪些『神迹』?看似让人瞠目的问题,其实不难回答,只要意识到我们的『信徒』在哪里。

当我们挤掉脸上的一个小痘痘时,你可曾意识到举手之间终结了多少细胞的生命?当我们因为蚊虫叮咬而伸手抓挠时,你可曾想象过有多少绝望之时向你祈祷的细胞因为你的『神迹』一现而获得拯救?没错,我们就是自己体内细胞所膜拜的那个『神』,拥有主宰其命运的力量,能随时感知他们的诉求,并在不经意间带给他们震撼的神迹。

那么,回到我们自己视角,人类所膜拜的『神』又是谁呢

同理,它显然并不是与我们在同一个(空间及时间)尺度的存在,兴许,它就是整个银河系。当我们仰望星空时,又怎知它不会正注视着我们?高速流星击毁一颗恒星,在银河系看来也许就像是白细胞在清理一个病变的组织。而在人类眼中完全由牛顿定律所左右的宇宙,又何尝不是那个在细胞眼中纯粹由牛顿定律所左右的人体呢?我们之所以很难观察到『神』的行为,极少见到神迹的展示,乃是因为人类有限的生命尺度在银河系的眼中,就像是我们体内一个眨眼间就已走完生命历程的细胞,能有幸见证神迹的概率,可能要以百年甚至千年来计了。

那么问题来了,牛顿定律的决定论(已知初始位置和速度的系统,其未来可被完全推演)让我们相信天体的运动是完全规律的,那么又如何解释人类的自我意识呢?到底是牛顿定律蒙蔽了我们对『神』的认知,还是说意识背后所谓的『自由意志』只是一个美好的谎言,命运其实早已注定?

意识

有一部电影叫做《黑客帝国》,它彻底颠覆了教科书传授给我的世界观;有一部科幻小说叫做《三体》,它重新开启了我自己的世界观探索之路。

《三体》里面所描绘的两个文明之间的战争,备战数个世纪,决战于转瞬间,残酷无情却不失客观。只因两个位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文明间的战争胜负,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类似的道理,两个不同尺度之间的意识,有着完全不同的认知能力和思维形态,低尺度的生命体压根无法理解高尺度的意识。就像人类可以轻松的研究清楚细胞的行为模式(而且我们从未认为那也可以算作『意识』),但却焉知彗星撞地球不是银河系的有意为之?

虽然大跨度的尺度超乎了人类的认知和理解能力,但由于尺度是连续的,我们可以运用归纳法从一系列逐渐超出或低于自身尺度的对象上大致推演出意识往高和低尺度发展的变化趋势。

从个体到一些人组成的『群体』,我们看到群体行为对个体意志的影响和抑制(比如路西法效应、人格面具);从群体到社会,我们看到了社会是如何决定人性的(比如人性与道德);从社会再到物种,我们看到了物种之间的竞争和共生现象(比如食物链与圈养法则、黑暗森林)。随着尺度的升高,越低尺度的组成部分,其个体意志越是无足轻重并受到压制,因为数量和尺度共同使得个体丧失了影响能力,只有服从于更高尺度的意志,才能获得生存的机会。

反过来,更高尺度的意识,或者说『自由意志』,却恰恰是由低尺度个体之间的微观扰动所形成的。正如人类的力量可以改变行星的命运,脑细胞的个体行为相互作用,也在左右你的意识,成为人类所自我认知的『自由意志』。因此,随着我们往更低尺度归纳,形成细胞意识的或许就是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所带来的扰动,这就足以让人类意识的『自由意志』不致被牛顿定律的决定论所责难了,

命运

在《黑客帝国》中,Smith讲过这样一段发人深省的台词:

There’s no escaping reason, no denying purpose, for as we both know, without purpose we would not exist. It is purpose that created us, purpose that connects us, purpose that pulls us, that guides us, that drives us; it is purpose that defines us, purpose that binds us.
凡事都有无法逃避的因由,无法抗拒的使命,我们都心知肚明,没有使命就没有我们的存在。是使命创造了我们,是使命维系着我们,是使命在牵引我们、指导我们、驱使我们;也是使命诠释着我们,纠结着我们。

当初我并未完全理解这段话,时至今日,才感受到这一席话背后深刻的含义。每一个个体的存在,都被赋予了『使命(Purpose)』,就像是我们体内的细胞,虽然生而平等(皆由『干细胞』始),但却早已注定最终会生长为不同的器官和组织。使命虽然无法决定命运,但却在深刻的影响着命运,我们人生之中所发生的很多事情,都有背后的原因(no escaping reason)。顺应使命的召唤,将会遇到更少的阻力,有更大概率获得生存;而未能认清使命,或是抗拒使命,则往往会命运多舛。当然,也有『人定胜天』的个例,但它要么像癌细胞一样同化并扩散至整个银河系,摧毁自己的主宰者;要么成为一个幸运的变异,为高尺度的生命进化作出贡献。每个人都有作出选择的权利,但认清使命,才能让你的人生道路更加平坦。

如何识别自己的使命,这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超常规的挑战。很不幸,并不是每个人的使命都是崇高的,高尺度生命的构成部分,很可能绝大多数都是平凡而短暂的,像神经或心肌细胞这样重要和长寿的只是极少数。很多人在经历沧桑之后才终于明白自己此生的意义,有些人在年轻时就认清并坚定的走上完成使命的道路,还有人终其一生都在与命运抗争,到临终都无法认清自己的使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赋,它就像DNA一样,是使命的最初表达;每个人都有难以改变的环境,它就像胚囊,是使命的强烈暗示;每个人都在不断书写命运的『境遇』,它们就像特化细胞,是使命的阶段启示。发掘自己的天赋、认清所处的环境、理解自己的过往,才能不断贴近自己的使命,掌握自己的命运,达成自身与诸神的共赢。

时代的弥思(3)——后信息时代的变革

『后信息时代』,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曾有过各种不同阶段和角度的诠释,但今时今日,无论你相信与否,作为信息时代标志性分水岭的『信息大爆炸』已经开始加速并深刻的影响我们的世界了。

互联网的诞生将全球信息扁平化,Web 2.0又大大降低了UGC(用户产生内容)的成本,使得信息的发布从过往的媒体主导演变为全民参与,而微博客和SNS进一步降低了UGC的门槛并充分激发了UGC的冲动,近几年移动社交App的兴起更是为用户产生富媒体内容创造了无与伦比的便捷性。所有的这一切,都在迅速的燃尽信息大爆炸的引线,不断加速最终变革的到来。

当然,你不会听到那『Bang』的一声大爆炸的巨响,也不会被爆炸的气浪掀起几层楼高,不过你会快速的感受到某些变化。尽管质变的时刻尚未完全到来,但我们已经可以很清晰的预测和探讨大爆炸后信息时代的一些可预见的影响了。

最根本的质变是 信息供求关系的逆转,越来越多的信息产品将从此由卖方市场走向买方市场。与商品市场供求关系的此消彼长不同,信息时代的这一逆转趋势将是永恒而无法回头的,因为信息不仅借助于扁平的互联网进行传播,还具备了的一个显著有别于商品的特征——近乎零成本的可复制性。这个关键特征也将决定接下来所要讨论的若干内容,请谨记这一点。

信息供求关系的逆转,给整个社会所带来的深远影响中,首当其冲的就是 信息的价值分配机制

继续阅读时代的弥思(3)——后信息时代的变革

时代的弥思(2)——角斗士的悲怆

把刀用力刺进另一个人的身体里,观众会为此向你喝采、崇拜你。
而你,也会开始为了喝采声,而爱上他们……

最终,我们都会化为一堆枯骨。
可悲的是我们无权选择命运,但有权决定如何面对死亡。
唯有如此,才能像个人一般的。被人们追忆。

——电影《角斗士》

 

对角斗士而言,荣耀之外,就只剩下深深的悲怆。他们无法为命运抗争,因为在那个时代,他们仍旧是奴隶,只是比其它的奴隶活的更体面一些。

奴隶社会脱胎于那个崇尚『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始共产主义,看似是一种倒退,但却有其内秉的必然性。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升,尤其是手工业的出现,使部落有了富余的产出,从而推动了财产公有制向私有制的转变。人性中的私欲被释放和激发,催生了部落内的背叛、对立、压迫和剥削。战俘和刑律只是蓄奴开始的幌子,对财产的占有和对资源的控制成为了奴隶社会的阶级基础。表面上看,不平等的阶级结构削弱了投入生产的劳动力,但恰恰是这种『不平等』释放了奴隶主阶层的时间和思维,从而产生了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化,进而孕育了知识经济并在往后的历史中长期主导生产的变革。生产力在这种残酷的不平等制度中得到了长足的进步。

可是,在我们感叹于教科书上对那个久远年代略带嘲弄的描绘时,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我们正在又一遍重演这个无法阻挡的历史进程?或许看起来并非那么的雷同和明显,但背后左右社会演进的冰冷规律却是惊人的一致。互联网正在你、我、及每个人眼前,迅速的从那个曾经自由、无私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大步踏上走向奴隶社会的不归路……

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请试着回答以下两个问题,然后再回头审视上面的结论:

  1. 互联网的『自由』和『免费』精神,是否正在被Facebook、Apple,甚至曾经高举这面大旗的Google所边缘化?
  2. Web所倡导的『开放』与『互联』的精神,是否正在被一个个所谓的『平台』筑起的一道道高墙所摒弃和切断?

继续阅读时代的弥思(2)——角斗士的悲怆

时代的弥思(1)——这是一个什么社会?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周围的人常常这么感叹,但对这个时代的理解,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既然谁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反正离世界末日说不定也剩不到一年了,那我也就不惮来发表一下自己对这个互联网时代的拙见,算是为这个博客扫扫门前积雪吧。

2011年,读了两本有意思的书,一本是上半年老陆赠予的《Facebook效应》,另一本是年底前在亚马逊上购买的《认知盈余》。两本书我都是抱着批判的心态来读的,对前者的批判是启发我思考的线索,每当我的思路陷入停滞的时候,我只要翻开《Facebook效应》来读一读,并顺着书中理论的反方向走下去,就豁然开朗了;对后者的批判并不是我的目的,但每当我的模型遇到挑战时,就翻开《认知盈余》相关的章节,试图从中发掘破绽,这些破绽往往能指引我化解模型中的矛盾和冲突,让它重归优雅。所以,我非常感激这两本书,它们让我在2011年末经历了一次有生以来最为激烈的头脑激荡,并为我的2012年指明了方向。

继续阅读时代的弥思(1)——这是一个什么社会?

淘宝如何留住羽翼渐丰的大卖家

在大淘宝这个生态圈中,卖家的成长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淘宝让众多有着商业敏锐和发展思维的卖家从白手起家到日进斗金,这条致富和成长的道路已经被无数卖家走过,也经过了淘宝的大肆渲染。但是,淘宝只解决了让卖家成长壮大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很好的解决如何留住羽翼渐丰的大卖家。

1. 从卖家出逃说起……

众所周知,在过去的一两年中,淘宝经历了一个大卖家集体出逃的时期。当时,淘宝长期以来所表现出的善变和趋利,让众多大卖家心里始终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不知道哪天自己就成了某个政策调整的牺牲品。在大卖家看来,必须得要多筑几个窟,才能避免随时可能发生的倾覆之灾。于是,以“柠檬绿茶”为首的一批大卖家,都开始自建B2C门户之路。后话就不在这里说了,且回到正题上来。

这些问题的起因,是卖家对淘宝信任感的丧失。在这一点上,淘宝过去的善变无常和诸多潜规则,确实有失一个大平台的风度。因此,为了挽回卖家的信任,淘宝开始效仿华为,制定企业自己的宪法,这就是后来的“刘庄项目”。从制度上给卖家一个清晰可期的保障和承诺,无疑对重塑卖家信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然而,博得了卖家的信任,就能长久的留住大卖家了么?不然!

2. 谁主沉浮?

卖家成长到了一定阶段后,必然希望能自己掌控更多的因素。淘宝作为一个平台,必须兼顾各方的利益,尤其是确保中小卖家的成长通道,这就势必会对大卖家产生一个不可避免和制约。虽然平台有着这样一些无法摆脱的根本原则,但同时也有着一些独立B2C网站难以具备的价值。商家通常都是以利益为最高原则的,所以,只要我们合理的控制前者,充分的强化后者,那么在去与留的岔路口,相信大卖家自己也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在很多人看来,商户平台的建设是淘宝留住大卖家的核心手段。但事实上,商户平台所做的东西,却并非前面所说的平台价值所在。当然,这并非否定商户平台在大淘宝中的价值,恰恰相反,他们所做的东西,都是淘宝服务卖家的根基,是吸引卖家,尤其是大卖家加入淘宝所不可或缺的必要工作。这些工作,从卖家的角度来看,其实都并非“无法取代”的。独立网店的页面设计可以远超“店铺装修”的所能达到的效果;大商家长期使用的进销存系统,也远比淘宝提供的后台更易用;企业自己的数据分析团队,远比淘宝现阶段的数据报表更专业……

3. 平台之“网”

真正无法被取代的,必然是一个平台所独有的,无法被复制的核心价值。就像腾讯之所以能独霸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正是依靠QQ无法被复制的核心价值——用户的好友圈子。对大淘宝而言,这个核心价值就体现在“买家关系”上。说的具体一点,包括信用、口碑、回头率等一系列衔接买卖家关系的要素。可以想象,离开了淘宝,卖家所积累的信用将从零开始;离开了淘宝,卖家所打造的口碑只能在常客眼中得到一点点保留;离开了淘宝,买家回头率只能重新依靠促销和服务一步步培养……

但今天的淘宝,其实还远无法达到上面所希望的效果。因为我们的信用体系,正在渐渐丧失他的公信力和价值;我们还没有一个可以帮助卖家打造百年老店的口碑机制;我们也缺乏一个为卖家体现类似线下店铺回头率的游戏规则。只有我们下大力气去强化和运营这些维系买卖家关系的核心要素,才能真正引导卖家群体参与其中,一起编织这个比蛛丝更坚固和更富韧性的买家关系之网,最终实现像Apple那样,让用户(卖家)甘愿在这个平台上“作茧自缚”。


后续,我将陆续撰文详解“买家关系”中各个要素的强化与运营之路……

评价机制在C2C网购发展历程中的浮沉变迁

和不少人聊过关于网购的评价机制,尤其是C2C模式下的评价,大部分人都会抱怨淘宝或是拍拍现有的评价体系中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实际上,评价机制也是随着C2C市场环境本身的变化,而在发生着相应的改变。只不过有时候市场的变化很快,走在了前头,而评价却有些跟不上脚步……

第一阶段:网购市场的圈地时期

在网购诞生的初期,C2C市场可以说是一个冒险者的乐园。大部分在这个时期接触并开始网购的人,都能回想起那种“提心吊胆”的网购感受。那个时候,市场其实还很单纯,并没有多少投机的商家,尤其是在淘宝推出“担保交易”的背景下。

初期的C2C市场,需要的是高速的、爆发性的增长,网购相关的机制设计都围绕着这个中心展开,评价也不例外。“好中差评”机制虽然从现在的眼光来看,有着种种内在的缺陷,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它所强调的“量”的积累价值和对“好评率”的追求,承载了拉动和助推网购高速发展的关键作用。

第二阶段:爆发式增长后的巩固时期

当C2C网购经历了初期的爆发式增长后,市场规模已变得日渐庞大。这个时候,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市场秩序搅局者。“好中差评”的方式,也开始逐渐暴露出其负面的问题:

继续阅读评价机制在C2C网购发展历程中的浮沉变迁

【闲言碎语】淘宝电器城、网瘾战争、轩网、GAE、tb.ly、第一推动丛书……

自从习惯了Twitter后,Blog写的是越来越少了。Twitter虽好,但相对于Blog,它其实很不利于内容的沉淀,再加上因国情问题而导致很多朋友无法访问,有价值的信息就此流失。为此,我准备尝试每周做一个Tweets的合辑,让这周中那些不是废话的内容能有机会沉淀下来,并且让更多人有机会从中获取有用的信息。当然,也随时欢迎在Twitter上Follow我

继续阅读【闲言碎语】淘宝电器城、网瘾战争、轩网、GAE、tb.ly、第一推动丛书……

从胶水到运河——Google Wave的战略使命

  先来看一下Google的愿景及其诞生至今的战略布局。Google的终极愿景很明确,也几乎没有改变过,那就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 这句话讲的挺有技巧,整合全球信息,并非简单的供你们搜索和访问,“从中受益”,那前提是Google需要充分从这些信息中挖掘出价值,而后才能造福大众。“掌握和控制信息”是Google所有从属战略的核心。

  第一代搜索引擎所代表的是“整合互联网静态信息”的愿景,Google借助其强大的搜索引擎和海量存储成功的树立了搜索领域的霸主地位。在这个年代,整合互联网信息的方式相对比较直接了当,那就是“蜘蛛+索引+搜索”。大部分静态内容都是可以方便的直接访问到的,因此Google只需要构建一个巨型索引就可以达到整合信息的战略目的了。

继续阅读从胶水到运河——Google Wave的战略使命

为什么二次确认也没能拯救照片?

前段时间,有一个朋友借我的相机去用。回头来还给我时,抱怨说他不小心把拍的很出彩的一张照片给误删除了。我琢磨了一下,富士这款F31fd上,删除相片也是有个二次确认的过程呀,而且二次确认的默认选项还是“停止”。难不成我这个朋友能短路到义无反顾的程度?不过当听完他道出苦水后,才意识到,原来这都是用户交互体验设计失误惹的祸。看似万无一失的“二次确认”,一样拯救不了你的照片。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我的朋友在拍完那张照片后细细欣赏时,不小心按到了“上方向键”,这是删除当前照片的快捷键。而后,看到屏幕上显示出的删除确认提示,我这个朋友一阵紧张,先是连按返回键,发现取消不了又忙不迭的切换选择框到“停止”上,并匆匆按下“确认”。哪知道,却依旧眼睁睁的看着喜爱的照片香消玉殒……

继续阅读为什么二次确认也没能拯救照片?

广域对等分布式集群中的不确定性原理和时空相对性

根据量子力学的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你无法同时准确的测量出量子的位置和动量。不过他们宣称不确定性原理只有在微观世界中是可察觉的。

根据相对论的时空观,时间和空间都不是绝对的,只有真空中的光速是不变的,因此运动中参照系拥有变慢的时间和压缩的空间。但他们宣称相对论效应只有在极高速的运动中才足够明显。

今天,我要向各位揭示的是,在常规世界的广域对等分布式集群中,你可以见证不确定性原理和相对论效应的和谐共存:

  • 从任何一个具有监测能力的节点上观察集群中出现的事件,它们符合不确定性原理:你无法同时准确获知事件发生的时间和位置。当事件所在节点被准确定位时,则事件发生的时间是无法精确获知的(因为脱离了单一节点,集群中便没有绝对的时间);当试图使时间的度量有价值时(即趋近于观察者的时间),则位置将是完全不确定的(因为此时的位置相对于观察者的时空是毫无意义的)。
  • 集群中两个不同节点上发生的事件在时空上是完全相对的,观察结果可能因参照系(观察者节点)的不同而不同:从独立于这两个节点的其它多个具有感知事件能力的节点上观察,则不同节点可能看到事件发生的先后次序是不同的。比如节点C可能观察到A上的事件X先于B上的事件Y发生,而另一个节点D则认为是相反的。

在广域对等分布式集群的世界中,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可以完美的共存,并且相辅相成。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是相对论效应的前提和依据,而时空相对性则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不确定性原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从上述现象之中,我们可以学到的经验是:永远不要假定对等集群中不同节点上发生的事件具有绝对的时间先后关系!也不必费尽心思去试图同时度量集群中事件发生的精确时间和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