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武侠小说——剑殇

  秋风夜啼杨柳瘦,雨送黄昏花易落。
  人世沧桑心如旧,无可奈何今非昨。
  人难料,空自苦,向谁诉?
  且从浮尘随风舞,谁人借问奴归处?

  夕阳下的凌水镇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起伏的江面映出落日的余晖。长桥、垂柳、轻舟,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金色中。

  就在这样一幅让人沉醉的画卷中,却有一席白衣伫立在长桥的尽头,纯白的素缟似乎完全不受夕阳的沾染,在桥上留下长长的拖影。白衣下的女子凝视着江面,始终不曾回首,偶尔垂下头注视着手中的一柄乌黑长剑,轻轻地抚摸它并念诵着一个名字,脸上浮现出一丝说不出是憧憬还是忧伤的淡淡笑容。

  在不远处的酒肆里,则是另一派人声鼎沸的景象。一位商旅打扮的年轻人转过头遥指窗外向另一桌的大汉打听道:

  “桥首那是哪家的姑娘?我到这两天,每到黄昏时都见她独自一人站在那里。”

  不等大汉答话,桌旁的小二就插口:

  “小哥想必是刚到敝镇上吧。那白衣姑娘这样天天黄昏待在桥头已有半月余了,一定是在等着什么人。”

  “这还用你说,不等人有那样傻站在那儿的么?”大汉放下手中的酒杯,顿了顿,然后说道,“不过她不是镇子里的姑娘,我们镇里也没有哪家渔夫有这么好的福气。”

  “殷姊姊是在等她的夫君无锋大侠回来。”角落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稚嫩的声音。诸人闻声无不转过头来,面带惊讶的表情。但小女孩望了望身边一脸严肃的老者,赶紧捂住嘴,不再吱声。短暂的沉寂之后,酒肆便炸开了锅一般,还有好几个人想围过来问个究竟。

  “不错!她确是在等无锋大侠。”一个沉厚的声音缓缓道出,虽然并不响亮,但却轻易盖过了喧哗的众人,显是会家子的。这中年人摘下斗笠,露出满脸髯须,一口饮尽杯中烈酒,恨恨的接道:“我虽不识得这位白衣女子,但也能猜得到八分。因为她手中所握那柄剑我绝不会看走了眼!”

  说完他便站起身来,卷高衣袖,露出一道浅浅的剑痕,“当年我年少气盛,去陆家庄邀斗,恰逢陆庄主有伤在身。饶是这样,我还是被陆庄主击败,但最后制住我那一剑因为用力过度,他老人家一时气血翻涌。我见有机可乘,便使出一招‘挑星划月’,攻其肋下。谁知就在这时一柄乌墨的长剑无声无息间就凭空横于我面前,而且似乎算准了我的剑势。我收手不及,便自己撞上了那剑刃。说是剑刃,却又似乎从未砺磨,并无丝毫锋芒,也无伤我之意。”

  说完,他缓缓的颓然坐回木凳上,叹息道,“当年我自知绝无抗衡的实力,便问明了这位高人的大名,只图将来挑战。那人收剑回鞘,望着剑柄说道‘此剑即我名——无锋’。没想到我剑术未精,无锋大侠却已扬名四海。他老人家如今早已不再使那柄无锋剑,想必是已趋于无剑胜有剑的境界了。”

  众人一阵唏嘘,一桌镖客打扮中的一个汉子插口:“我是听说了,无锋大侠一年前为助抗击蒙古大军,只身北上,在前线立下不少奇功。”旁边另一位镖客接道:“嘿,据说前些日子蒙古人不战自退三百里,便是因为无锋大侠夜里突袭蒙古大营,行刺率军亲征的蒙古大汗。”

  同桌的一位老者,似乎是他们的镖头,淡淡的说道:“夜袭行刺那不过是传闻,既然蒙古大汗并未身死,而此后便再未听闻无锋大侠的消息。想来这个谜怕是更难揭开了。”说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便望着手中酒杯不再言语。

  一阵沉寂之后,小小酒肆中又恢复了一贯的喧闹,转眼间又有了新的话题。只有角落里的那一老一小仍然默不作声,老人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不住的喝酒,或能听见他喃喃的自语:“剑犹在,人复往?心不死,难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