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域对等分布式集群中的不确定性原理和时空相对性

根据量子力学的海森堡不确定性原理,你无法同时准确的测量出量子的位置和动量。不过他们宣称不确定性原理只有在微观世界中是可察觉的。

根据相对论的时空观,时间和空间都不是绝对的,只有真空中的光速是不变的,因此运动中参照系拥有变慢的时间和压缩的空间。但他们宣称相对论效应只有在极高速的运动中才足够明显。

今天,我要向各位揭示的是,在常规世界的广域对等分布式集群中,你可以见证不确定性原理和相对论效应的和谐共存:

  • 从任何一个具有监测能力的节点上观察集群中出现的事件,它们符合不确定性原理:你无法同时准确获知事件发生的时间和位置。当事件所在节点被准确定位时,则事件发生的时间是无法精确获知的(因为脱离了单一节点,集群中便没有绝对的时间);当试图使时间的度量有价值时(即趋近于观察者的时间),则位置将是完全不确定的(因为此时的位置相对于观察者的时空是毫无意义的)。
  • 集群中两个不同节点上发生的事件在时空上是完全相对的,观察结果可能因参照系(观察者节点)的不同而不同:从独立于这两个节点的其它多个具有感知事件能力的节点上观察,则不同节点可能看到事件发生的先后次序是不同的。比如节点C可能观察到A上的事件X先于B上的事件Y发生,而另一个节点D则认为是相反的。

在广域对等分布式集群的世界中,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可以完美的共存,并且相辅相成。量子力学的不确定性原理是相对论效应的前提和依据,而时空相对性则从另一个侧面佐证了不确定性原理。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从上述现象之中,我们可以学到的经验是:永远不要假定对等集群中不同节点上发生的事件具有绝对的时间先后关系!也不必费尽心思去试图同时度量集群中事件发生的精确时间和位置。

云计算与互联网基础承载结构的矛盾

今天听了电信领域战略专家刘南杰关于“互联网基因与电信发展”的一个主题讲座,了解到了一些从互联网最早期日子一路过来,在互联网公司和电信运营商之间那些貌合神离的微妙关系,以及在互联网经历爆发性增长后电信运营商所面临的转型压力。其中一个关于“云计算”的有趣话题引起了我的更多思索。

“云计算”这个词最近实在太热了,以至于只要是个互联网公司,要是还没有自己的“云战略”,那简直是抬不起头见人了。但是,云计算在承载了众多期望与理想的同时,是否真的是未来互联网服务的大趋势呢?云计算的未来究竟应该是怎样的形态?很遗憾,我也无法回答这些问题,但至少眼下,我们必须看到云计算所面临的现实问题。

继续阅读云计算与互联网基础承载结构的矛盾